大河圈子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双鹤药业收购河南双鹤华利

2012-01-13 14:25:07我要评论()

     2011年12月22日,双鹤药业发布公告称,以10970万元的价格,收购河南华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华利)持有的河南双鹤华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鹤华利)100%的股权。

  收编河南双鹤华利,凸显华润系“一虾三吃”意图:扩充产能、压制国药、怀柔圣光

  记者 杨霄

  1月9日,记者由“双鹤华利”方面获得证实:收购方双鹤药业派出的财务总监,已在该公司就位,并将于本周内完成工商注册信息变更,由此嫁入央企、改姓“华润系”。

  据了解,双鹤药业为华润系制药板块四大上市公司之一。其主业为化学药品制剂研发、制造,为国内第二大大输液(临床大容量注射液,如葡萄糖、生理盐水等)产品制造商。

  在“十二五”中国医药产业大整合的背景下,“鲸吞虾”的案例或有很多,但这一案例却将央企们竞争“河南利益”的姿态、表情、心计,淋漓尽致展现。各方在战略纵深和技术手段上的PK,更是精彩有加。

  “平顶山一役”报捷,华润系“一虾三吃”计划也正在进行中。

  名企收编双鹤华利

  河南华利这一次在行业内出名,是因其优质子公司双鹤华利被“名企”买了。此前,它是河南省最大的大输液产品制造商。

  据了解,该公司的前身为河南华利制药厂,创建于1969年。2001年11月,该公司由国企通过股改,实现了民营。

  在那个年代,国企改制的机制和主导方式,为河南华利留下了硬伤。

  即如该公司副总经理陈建中所称,每次开股东大会,140多个(职工股)股东很难全部到齐。然而,靠着“做大做强”大输液产品的战略,董事长慎天贵带领公司负债前行,实现了此类产品在河南市场85%的份额占比。

  “市场用量极大”,是大输液产品在药品市场的典型特征。但是,由于此类产品技术含量低,市场竞争过于充沛,导致其利润率极低。

  “一卡车的货,赚不了两盒药的钱。”省内某药企高管颇有夸张的比喻,为此提供了注脚。另外,从这些话也能看出业内对河南华利利润微薄的认知。

  资料显示,2008年~2010年,河南华利主营业务的年销售规模约2亿元,利润约3000万元。

  仍能够盈利的河南华利,缘何选择资产出让?

  陈建中的解释是,这是由主营的大输液产品利润率所决定的。公司要获得进一步发展,要么更新产品结构,要么走规模化路线。然而,金融危机为中小企业带来的融资难,始终是制约河南华利发展的魔咒。

  “2010年,河南中小企业产权交易市场中心被叫停,打乱了河南华利兼并湖北某同类企业的构想。”陈建中说,这让河南华利深感成长乏力。

  更重要的是,《医药工业十二五规划》新政虽未颁布,但几乎所有的中小涉药企业都嗅到了“强化产业集中度、推动产业结构转型”的味道。于是,“看清大势、找好靠山、提早站队”,成了河南华利对出路的抉择。

  在双鹤药业眼中,“产品线匹配”是河南华利基本价值所在。即如该公司公告表述,“进一步提升输液市场份额,扩大在中国输液市场的领先地位”。

  值得一说的是,收购平顶山项目之前的一个月,双鹤药业通过股权置换的方式,将上海长征富民金山制药有限公司整合其中。业内预测,上海市场的年输液消费量达1.3亿瓶(袋)以上,而河南的年市场规模为6亿~8亿瓶(袋)。

  去年12月31日,河南双鹤华利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现任总经理慎天贵则透露: “双鹤华利的大输液产品,已成功中标明年我省的省级招标项目。”

  “付出一个亿,得到河南的一个大宗药品市场,当

  然很值!”省内某药企高管言及此,甚至有些悻悻。他认为,双鹤药业做此决断,一定是充分权衡了自建与收购的综合投资成本和产出效率。

  陈建中称,只能认同后项说法。因为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双鹤药业将在平顶山重新征地,建立华中地区的医药生产配送综合中心,预计投资为5亿~6亿元。同时,该公司将重新梳理9个基地的市场领地。比如,将芜湖基地的河南客户,整合到平顶山基地。河南基地向中南、西南市场辐射,更有利于低成本、短物流优势,强化市场控制能力。

 

  背后的央企对冲

  在十二五药企整合背景下,河南华利被收购是“鲸吞虾”级的小故事。

  然而,汇集多个相关利益方的信息,却在故事背后惊现央企间、央企与地方霸主间耐人寻味的博弈痕迹。已知的参与者,分别有国药系、华润系,还有河南圣光医药集团(以下简称河南圣光)。

  综合各方描述,河南华利寻嫁新主最早可追溯至2010年上半年。最早的意向买主是国药。从时间节点看,这契合了国药系在河南首轮疯狂圈地的动向。

  知情人透露,意向双方在利益分配、公司长远战略等诸多问题上,未能合拍。

  尽管这一说法真假尚待甄别,而双方磋商的投资细节亦不尽了然。但自两年前河南对基本药物实施一级配送权招标后,国药系的“投资换配送权”、“挤出策略”双轮驱动,虽屡试不爽、所向披靡,却也激起了业内的抵触情绪。

  这一说法,得到了河南华利方面的认同。一参与人士称:“相较于国药的硬腕,华润怀柔政策让人更舒服。当然,关键性分歧是收购公司的意图,以及对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路。”

  如此说来,国药没有拿出让河南华利大股东信服的整合方案以及安全感。这或是它调头整编平顶山普生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生)的重要转折。

  从区域竞争的格局看,国药不论将谁整编,目的都是拿下平顶山市场药品流通配送权。而这次动刀,也触及了华润系与河南圣光的实际利益。

  华润河南医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袁现明透露,从去年10月份,在流通配送权的问题上,总部曾与平顶山政府有过数次沟通。

  “‘投资换市场’,谁都可以做。华润的战略纵深,完全可以跳出医药领域。比如,啤酒、零售、地产、燃气等等。并且,华润只要求区域市场竞争的公平性,不搞政策性排他。”袁现明这样解释。于是,带着“整合发展、携手并进”的愿景,华润于2010年12月份介入。而河南圣光介入是在去年3月,希望先以“同乡互助”、产品包销的形式,对河南华利经营现状进行摸底。

  岂料,华润出手的规格和机动灵活性,刺激了河南华利的胃口。

  华润的经典表现,是2011年9月30日,河南华利以6800万元资本注册双鹤华利。而母公司注册资本,为9489万元。

  “两个公司、一位董事长,仅3个月后出售新公司”,这说明了什么?

  陈建中的解读是,“将优良资产剥离出来,历史遗留问题留在老壳。这是基于对方上市公司游戏规则的需要”。

  “干净的资产,方便装兜里,更容易获得高溢价。”北京德恒(郑州)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张红旗认为,当“拿下双鹤华利”成为整合区域市场的关键性撬板,“快马加鞭”的操作方式自然是华润系的不二之选。

  “平顶山一役”报捷,华润系实现了扩充产能、压制国药。其实,还有一招即是怀柔圣光。因为获得“跳板”的华润,一脚踏入了河南医药物流龙头圣光的卧房。

  袁现明透露:“华润正在约洽圣光重组医药物流板块。‘给足利益、共同发展’,仍是华润携手合作的主旨。”

  圣光方面证实了这一说法。受访人以“双方正在磋商”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华润系“一虾三吃”计划,依然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网友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客服电话:0371-65796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