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中国特色苹果“助手”正侵蚀iOS 35%收入

2017年02月15日11:14来源:速途网

越狱刷榜都过时了,中国特色苹果“助手”正侵蚀iOS 35%收入

  苹果公司软硬件结合打造出的生态持续占据主流,苹果手机的畅销,App Store分发的强势,吸引了无数App开发商。他们为了能在App Store上面获得相对优势位置,不惜一掷千金自己给自家产品充钱刷榜,有时甚至铤而走险,与苹果公司斗智斗勇。类似“猫鼠游戏”推陈出新,令苹果公司也大为头疼。

  眼下,继越狱、刷榜之后,寄生于苹果系统、打着第三方iOS助手类旗号的新手段正在崛起。这是一种不同于越狱的渠道,它无需越狱,不破坏苹果上的软件包,只是在软件上面打开一个口子,叠加一个支付账户出口,绕开苹果账户系统。借助于它们,很多游戏类、工具类软件沾到了苹果的“荣光”,正在闷声发大财。苹果公司却对此有心无力。

  随便百度上搜索“苹果助手”关键词,可以发现诸如“XY苹果助手”、“快用苹果助手”和“海马苹果助手”等几十款此类助手类网站。该类网站提供两种下载渠道,一种是直接关联到苹果官方下载,一种是提供破解后的、能在苹果手机上使用的软件包(游戏包)。前者算作苹果新增用户,后者则不能。

  

越狱刷榜都过时了,中国特色苹果“助手”正侵蚀iOS 35%收入

  “在手游盘子里,助手类渠道已经可以占到全部游戏分发的一成。”此前通过助手类发行过游戏的王莉(化名)告诉腾讯科技(微信号:qqtech)。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2016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度报告》,2016年移动游戏收入819.2亿元,若以此估算,助手类渠道已经占据80亿盘子,成为一股不可小觑势力。

  “做得大的助手类公司,年利润过亿不成问题。”王莉说,而未来即便看到它们在资本市场上市也不足为奇。

  中国特色的苹果“助手”

  2016年11月和12月,苹果App Store的付费榜,恢复了刷榜机制,这个机会立刻被嗅觉灵敏的国内公司抓住。这两个月中,付费榜Top10的游戏中,同一时间内有3至5款,是同一款游戏,换了不同的名字。它们通过技术手段长期霸榜。

  苹果App Store上有三个排行榜,分列是免费榜、付费榜和畅销榜,App上榜、排到前列,既是一种荣耀,也能带来实实在在流量,一直为国内游戏公司所关注。只要苹果官方一松懈,立刻会招来“苍蝇”。

  

越狱刷榜都过时了,中国特色苹果“助手”正侵蚀iOS 35%收入

  游戏或者软件排到榜单第一名,可以享受2.5小时的头牌红利,可以有一定的新增下载。第二至和第十名,也会有一定量的新增。这是很多游戏研究商和渠道商争夺的重要位置。

  去年刷榜短期恢复,导致付费榜“被完全洗烂”,丧失了公信力和权威性。这招至苹果反击。2016年12月与2017年1月份,苹果官方开展了清榜行动,下架了无数款游戏。

  现在的局势是,苹果对免费榜和付费榜,管制非常严格,下架和清榜下手比较狠。而对于畅销榜,给大家一定警告,不影响游戏公司“发挥”。苹果对于畅销榜上的“把戏”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关系到利益。畅销榜上发行的游戏、工具类软件所带来的收入(玩家付费),有35%会进入苹果公司的口袋。

  但是,助手类渠道(包含软件,有些自己构成平台)满足了一部分人的需求,即便苹果公司持续不断地快速迭代更新iOS系统,给越狱本身带来挑战。对大多数用户而言,用无需越狱的助手类一键下载更加方便。助手类公司通过寻找程序上的Bug,把支付切换出去,不影响玩法和使用App。

  如此一来,游戏公司省去了给苹果公司的35%渠道费用。省下来的钱,可以给玩家更多实惠,通过返券、返利等小甜头吸引玩家。对玩家而言,玩得是同样的游戏,乐趣未见少,花费却更小。国内玩家相比美国玩家而言,更喜欢贪些小利。在规则意识淡薄、诚信体系不全的国内市场,助手类渠道暗流涌动。

  助手类公司一般通过H5技术走银行和支付宝通路收费,留下5%过路费。苹果公司对此已经有所察觉。它的态度是,如果发现有公司有通过助手类发行的案例,将在后继审核上严厉处理。因此,与苹果官方关系良好的大游戏公司网易、蜗牛等游戏公司比较抗拒助手类渠道。而另外一些想正规做、长远规划的游戏公司、工具类公司,受压于苹果,在逐渐放弃助手类、越狱类渠道,“为了讨好苹果爸爸”。

  当然,也有心情比较逼切的游戏公司,是助手类渠道主要用户。这类游戏公司以之前做页游起家,没有强大的游戏研发能力,更容易将游戏本身看成一种商品,偏向于做发行。业内有一种说法,以“华南五虎”为代表的华南帮,他们作风凶悍,行事果断,在苹果助手类渠道上运作较多。在苹果未严厉打击之前,不会放弃助手类渠道的财路。

  华南游戏的发行格局本身,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助手类渠道。往往一款游戏由多家公司发行商。比如《剑雨九天》游戏,由一家广州公司主发行,但是至少还有其它四家公司也在发行此产品,它们通过换名字、icon、游戏Logo的方式,去发行同一款游戏,内核却是相同。不同的发行方,竞争所致,助手类渠道成为一种超越他人的手段。

  隐秘的财富之路

  助手类渠道的出现,有着对游戏付费价格敏感用户的需求支撑。游戏行业媒体《游戏陀螺》作者月夜猫总结了三类用户使用助手类渠道。分别是研发人员、DIY爱好者,还有学生、对价格敏感的人群,希望可以免费用一些应用、少花钱花游戏,喜欢装一些内购、主题风格不同的插件。

  游戏陀螺挑选了安卓系统应用宝与360手机助手上的千万级别DAU的知名产品下载次数与某苹果助手上同样的同款游戏下载次数对比后发现,数据结果非常恐怖。这款Moba类大作,在应用宝上是1.8亿次下载,360手机助手上是5773万次下载,而某苹果助手上是5892万次下载。这仅仅是一款游戏的数量对比,实际上,还有许许多多游戏,都出现在助手类平台上。

  同时,苹果下架的游戏与付费模式,比如1元首冲,已经苹果绝迹,但是助手类渠道尚还存在。

  类似巨大下载量本身构成了行业内一种“只可做、不可说”的状态。一些业内有人担忧,2017年助手类渠道发展下去,会对游戏产业本身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现状是,一些游戏公司借道助手类渠道,偏爱“短平快”地赚钱,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注重优质游戏的研发,“洗”用户的行为,会对新增游戏玩家产生不小伤害,最终拉低整个游戏行业品质,影响游戏口碑。实际上,国内游戏付费用户,经过近三年的飞速发展,增长速度已经在放缓,助手类在带来新流量同时,不规范的做法也在伤害一部分用户。“这是一个社会学问题。”游戏从业者王莉说。

  市场正在经历劣币驱逐良币的考验。对一些游戏大厂,腾讯、网易等有渠道、研发上的规模优势,在竞争中占据先机,对处于灰度线上的助手类新东西,会考虑较多。但是,像页游转做手游的一些厂商,三七互娱、广州漫灵、草花互动、广州深海和银狐游戏等等,处于追赶者角色,市场的残酷竞争摆在面前,或许通过各种手段先生存、壮大起来才能优先选择。这时候助手类渠道就成为一种诱惑。

  当然,华南公司中也有战略意图相当明确的公司,比如多益游戏,更注重品牌,打IP。市场上比较担心的是那些“主要是为了赚钱”,没有研发基因的公司会在助手类渠道上一条道蒙眼狂奔。

  2017年,助手类公司在继续增长,寻找更恰当的生存空间。2016年以来,助手类公司在搭建自己的营销体系,扮演着移动互联网下沉到县级(以下)的急先锋角色。

  这就是助手类公司在尝试组建游戏类公会组织。玩家聚集的公会里,听从游戏公会会长的号令,去玩不同游戏,获得一些实惠和协同作战乐趣。这些公会会员数量大,都是非常精准的游戏玩家,在游戏产业构成了一种很大的势力。有些有权势的公会 ,手中握有“大R”玩家,主要靠付钱买道具通关,获得游戏快感。公会的存在,未来有顺势公司化趋势。

  而有了公会组织,助手类公司下面会慢慢地向一二线城市之下的地方发展、渗透。经过这么些年历练,已经有助手类公司在火车站、二三四线城市的手机厅,布置人员,安装线下机器,通过机器和人,帮助用户安装助手类公司产品,就像购买饮料的自动售货机。这类毛线血管构成了助手类发行渠道的终端。

  中国三四线城市现在拥有苹果手机的人数量不在少数。移动互动网在快速下沉,这或许是一个长尾时代开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是苹果公司在中国面临的挑战之一。

编辑:何选

相关新闻